1. 如何看待全球糖价缺口

      Date:2019-9-29 11:11:17Hits:0

      目前市场对2019/2020榨季的缺口预估为400—600万吨,缺口主要由亚洲减产特别是印、泰两国以及欧盟减产贡献,市场预计巴西2019/2020榨季将会增产。我们认为,即使出现缺口,主产国可以通过释放庞大的库存弥补缺口,缺口只是充当了底部存在的可能理由,但无法支持价格的上行。根据CZARNIKOW的数据,目前全球贸易流仍处于过剩趋势之中,预计在2020年二季度达到顶峰。我们认为,那或许是一个未来9至12月的极限位置,或许能触及极限价格,又或者是启动上行的时间点。

      只有当库存释放进入一个临界值,且缺口延续或放大,单边行情才会爆发。显然,国际糖市正处于第一个阶段,即释放库存阶段(这一现象我们在4年前的中国玉米市场与3年前的棉花市场都曾见过),国际糖价能否形成趋势性的大级别反弹,取决于全球2020/2021榨季的供需格局,而不是2019/2020榨季。市场盼望压力留在当下,希望留给未来,压力平摊并不利于价格上行过程的流畅性。我们认为,主流机构延续2020/2021榨季的缺口预估是基于低价对供应挤压的判断,核心是亚洲收购价以及巴西制糖比例的下调。我们认为2019/2020榨季与2015/2016榨季不能趋同类比,即使同样是连续过剩的第一个缺口年度—Kingsman数据显示2015/2016榨季全球缺口637万吨,2019/2020榨季缺口418万吨。

      2015/2016榨季印度向全球出口仅156万吨,而2019/2020榨季它的目标是600万吨,因其新季期初库存达到创纪录的1420万吨,占其年消费的55%,印度一国出口即可将全球推向贸易流过剩,如果它能全部实现的话;2015/2016榨季泰国同比缩减了30万吨出口,而我们预计泰国在2019/2020榨季的出口不会因减产而缩减(同比增加100—150万吨),因2018/2019榨季库存大量沉淀。亚洲两大主产国在2019/2020榨季都会呈现减产量增出口的格局。唯一能打破这一预判的,只有全球缺口放大至800—1000万吨即主产国估产出现超预期下调(市场会依据亚洲双周产量调整缺口预估),否则9—10月价格反转不可能实现。我们最乐观的时间点是12—1月,第二个选择是4—6月。

      据路透今年9月中旬的新闻报道,巴西糖和乙醇行业的大型公司正在投资以扩大生产生物燃料产能。根据Unica的技术总监说法,巴西多家糖业集团正在其一些工厂建造新的蒸馏装置,以便明年能够生产更多的乙醇。这一现象在2018年已经出现,当时包括Biosev BSEV3.SA和Usina Coruripe在内的数家公司投资扩大乙醇生产能力。这位总监认为,这可能会使下个榨季的糖生产份额减少到更低的水平。

      除了产能扩张为高制醇比例扫清障碍,乙醇对汽油的价格的价格优势也在为其消费助力。巴西将在2020年启动一项名为RenovaBio的刺激生物燃料使用的新计划,该计划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当地需求。除了中南部,我们认为巴西北部的情况值得关注,因为那里是巴西的工业集中区,乙醇既有产能较大,另外也是乙醇出口的集散地。今年上半年,多家外商人士与我们分享,目前巴西乙醇的边际回报率已经触及极限。如果没有新增产能,短期继续大幅压低制糖比例的概率很低。2018年包括中粮巴西的多家巴西糖厂都增加了乙醇的储能,今年四季度我们要确认更多的乙醇产能落地,以便我们确认明年制糖比例的继续下沉,进而抵消甘蔗增产给二季度供应带来的压力。

      市场对巴西2020/2021榨季(4月—3月)甘蔗增产预期较为统一,引发甘蔗增产的动力来自乙醇收益(天气亦助力),有机构已将2020/2021榨季巴西中南部甘蔗产量指向了6亿吨之上的历史峰值区间。巴西机构Agroconsult预计2020/2021榨季中南部甘蔗产量5.97亿吨,同比增加0.12亿吨,Bunge预计2020/2021榨季巴西糖产量为2860—2960万吨,增产因甘蔗增产。更低的制糖比例或将在明年的某一个时点出现,产能实现与产量落地还需时机。一些同比的增产数据依旧是空头愿意看到的,除非市场尽早向我们展示更低的制糖比例(30%—35%)。

      转自:期货日报